第一章   木屋的小男孩

Winter · 08月21日

曾经这里青山绿水萦绕,充满生机,春天能看到漫山遍野的鲜花绿草,夏天绿水环绕青天白云,秋天枫叶飘飘,冬天银装素裹万象更新,如仙境一般,安详的演绎四季的更替。这里曾是长寿村,生活在这里的人一生几乎不会生病,这片土地仿佛独立于天地之间,一派和谐。但自从它出现以后,这里的一切都被打乱,曾经的净土不复存在…

十年前...

叮...叮...叮.. 宁静的校园突然间被长长刺耳的声音打破,随后一排教学楼里渐渐的涌出一群群小小个深蓝色的身影。二楼的五年一班没有任何动静,长长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室,却依旧没有人有任何动作。讲台上一位中年妇女脸上巨大的黑线,似乎忍受巨大的怒气,手舞足蹈的写满了一黑板的题目。下面的一个个小小的身影胆战心惊。

“抄完黑板的题!作为家庭作业明天一定要交!”中年妇女说完粉笔一扔,一言不合就走了。

教室里渐渐地恢复了生机。“肥老师这两天好吓人,天天留这么多家庭作业”坐在前排靠近教室门口的小男孩看着中年妇女走远,终于舒了一口气。“想死啊,你挡到我了。”坐在他旁边的小女孩发出了娇气的声音。小男孩弱弱的坐好,在他心里,有两个人他最为忌惮,一个是外婆,另一个就是现在的同桌小月。小月是个好学生,在大人的眼里她是个乖乖女,成绩好又听话又懂事。但小男孩却不这么认为,首先她制定得三八线就让小男孩很是憋屈,小男孩一旦越过三八线,就会招来一顿痛捏,小月每次似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让小男孩苦不堪言...

这不教室里的宁静瞬间被一阵哇哇叫给冲破,小男孩又被捏了。这时候各个角落传来了笑声,小男孩一脸通红,哪里能坐的住,站起怒气冲冲的看着小月准备做出一点男子汉该做的事,然而小月两眼一瞪,小男孩似乎一下就被镇住,只好乖乖的回到自己小小的座位里。

周围立马哄笑一堂,小男孩见状面露尴尬,忙说道:“哼,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”。

“明明是胆小鬼,连女生都打不过,哈哈……”坐在教室中间的一位微胖的短发的男孩大笑道。

小男孩面露不悦,起身向后叫道“我不是胆小鬼”。

“你就是胆小鬼,班里最矮的就是你了,听说你昨天尿床还被揍了”,说完微胖的男孩笑的更大声了,这一番话引得班里笑开了锅。

小男孩满脸通红,周围刺耳的笑声触动了他的神经末梢,他感觉无地自容,如此羞愧的事情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拿来调侃,小男孩眼角瞬间湿润,他很难过也很恼火。

“我没有,你分明是在乱说,我不准你乱说!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,让他挥着拳向后跑去。他准备用尽力气,给微胖男孩“致命”一击。

他想如果这一拳挥在了微胖男孩身上的话,微胖男孩肯定会倒地认错,至少他心里是这么想的。然而世事难料,正当他挥拳快要接近的时候,这位微胖男孩突然一个起身,恰到好处的甩出右手,绕过他的拳,直击他的胸部,奋力一堆,小男孩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,好在小男孩后边空旷无物,否则这样的冲击势必会摔的很惨。

这时候微胖男孩冲上前去,坐在了小男孩的身上,两手掐着小男孩的脖子,大叫道:服不服!服不服!

周围小女生见状,尖叫了起来,显然小小年纪的她们已经被这一幕吓到了。然而微胖男孩依旧坐在了小男孩身上,掐着他的脖子,仍然大声叫道:服不服!小男孩两眼瞪着他,身体在挣扎。

见小男孩始终不肯认服,微胖男孩慢慢加大力度,小男孩也不停的双手抵挡,就这样僵持,班里始终没人敢前来阻拦。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实在没力了,慢慢的脖子上的力道越来越大,他感觉呼吸有点困难,脸憋的通红,眼角泪水直流,却始终能听到来自微胖男孩“服不服”的声音。周围小女生尖叫声更大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矫捷的身影冲了过来,一把推开了骑在小男孩身上的微胖男孩,微胖男孩撞向了旁边的桌子发出了一声嗷叫,他很生气,班里竟然还有人敢这样对他,毕竟他可是班里打架最厉害的,谁都不敢惹他。微胖男孩立马起身握紧拳头,准备让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吃点苦头。

然而就在他站起来,怒火燃烧挥着大拳之时,他定睛一看这位推他的人竟然是小男孩的同桌小月。看到是她微胖男孩似乎有所忌惮,他放下手,对着小月冷冷的说道:“欧阳小月,你不要多管闲事,不然连你也揍…”。

小月冷冷看着他,无视他的举动,蹲下身子慢慢的扶起小男孩,小男孩咳嗽了起来,慢慢的恢复了意识,小月看着他面露关怀之色说道:“林木,你没事吧?”,看着他眼角的泪水,伸出手想帮他擦拭。

林木奋力起身,撞开了小月的手,低着头一个踉跄跑到课桌旁拿起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跑。

不一会儿,林木便已经跑出了校园,眼角的泪止不住的流,前面的景象越来越模糊,但依旧没能挡住他的脚步,他一边奔跑着一边侧着头蹭着衣袖试图擦拭泪水。一不留神被脚底下的小石头绊了一跤,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林木艰难的爬了起来,他感觉两只手的手掌处火辣辣的痛,一看才发现手掌下部脱皮了,正不停的流血。作为一名“胆小鬼”的他,竟然没有哭。他用衣角擦拭,试图止血,好在伤口不大,过了一会儿终于止住了,但身上的衣服惨不忍睹了,可谓血迹斑斑。

唉,真是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,林木的内心是苦涩的。约莫走了十分钟,大道旁出现了小道,他径直走向小道。爬过了一个长满野草的小山丘,来到了一棵巨大的古树下,这颗大树已经有些年份,躯干处可以看到巨大的坑洼,然而古树依旧枝繁茂密。古树不远处有口荒废的井,井口旁杂草丛生。

林木走到大树底下放下了书包,蜷伏着坐了下来,脑海里闪过各种画面。微胖男孩那令人厌恶的表情,同学们嘲笑的神态……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画面里忽然闪过小月,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,没想到,在他无助的时候,这位凶巴巴的同桌竟然站了出来,犹如寒冬里的一束阳光,温暖了他的心房。他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,他感觉有点困,不知不觉依偎在大树旁睡着了。

太阳慢慢的向西落下,越变越大,越变越红,风吹着云彩飘过,天空犹如一片金色的火海,绚烂而妖艳。金色的阳关透过云彩照在林木的脸庞,清秀的五官在在光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童真。

“小森,小森….”

林木朦胧中慢慢张开眼睛,他很奇怪,小森是他的小名,一般来说只有他的家人和好朋友才会这么叫他,他看看四周,空无一人,“是谁?是谁在叫我?”

然而并没有得到回应,林木感觉有点诡异,心里有点害怕起来。他常常听大人说晚上是鬼出没的时候,如果听到有些奇怪的声音叫你的名字的话,千万不要回头,一定要往前用力的跑,不然他们就会把你的身体抢走。但是现在只是黄昏,还没到晚上啊,会不会是现在的鬼可以在黄昏出没了,林木越想越害怕。

然而真的没到晚上吗?并不是,林木定睛一看,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了。

“我刚才有没有回头?”林木全身瞬间起了鸡皮疙瘩,打了个冷颤。回过神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向前跑去,至于是不是回家的路他也不清楚,他心里想着现在还能感觉身体是自己的,说明鬼还没有来抢。就在这时,他又听到了一声“小森”,他敢肯定一定没有听错,因为这次声音没有间断,有人在后面一直叫他!

林木要疯了,小小年纪的他心里有点承受不住这偌大的刺激,他拼命的跑。他突然感觉有东西在缠绕他的腰,然后将他往后拖。离“小森”的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...

“不要抢我的身体!”林木哭叫道,“我想回家…呜呜…外婆……外婆快来救我...呜呜…”,缠在他腰上的东西根本不愿停下来,纵然林木在拼命挣扎,却丝毫不起作用,林木疯狂的叫道“不要抢我身体,我要回家,爸爸妈妈,快来救我…”

“咳,小森,小森,别害怕,我不抢你的身体,咳咳…”,不知不觉缠绕在林木身上的东西停了下来,前面传来了苍老的声音,仿佛历尽了沧桑历尽了沧桑,烙下了岁月的痕迹。

林木听到它说“不会抢他的身体”,心里的恐惧少了些,他看看了缠绕在镇上第东西,原来是树枝,树枝上长满了绿叶,看看前面,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古树,难道是古树在叫他?

“咳咳,小森,不要害怕,我是树爷爷…”

林木这时候听的非常清楚,这声音明显从古树上发出来了。林木已经从完全被恐惧支配的状态下缓过神来。“树爷爷?你真的不是鬼吗?你不是要抢我的身体吗?”

“哈哈,孩子,树爷爷不是鬼,树爷爷是这片土地的守护神...咳咳…”,古树和蔼的说道,还没说完便又传来一阵咳嗽,想必古树年事已高,身体已有不适。

听到古树的一番话,林木的心翻江倒海,心中的恐惧也完全消散了,他竟然遇到神仙了。他高兴的说道:“树爷爷,见到你真是太好了,你可以帮我实现愿望吗?”

“孩子,你有什么愿望,树爷爷办的到的话,一定帮你实现”

“”

加载中...
⌘+Return 发表
发表
评论(1)
时间
W
Winter
1 · 2017-08-22 17:21:21
偶然的灵感😝

温馨提示:登录后可发表评论或回复

关闭,朕知道了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或小程序